Facebook欲为员工造小镇却被看衰被指现代乌托邦

2018-06-07 11:52 出处:其他 作者:PConline 责任编辑:liwen1

  【PConline资讯】6月6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Facebook日前在硅谷开始打造公司城镇WillowVillage(中文直译是:柳树村),其中规划有住房,办公室,杂货店和药房,甚至可能拥有自己的文化中心。公司称这对社会有益,事实上真的如此吗?

  WillowVillage是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硅谷占地59英亩的规划社区,位于门洛帕克和东帕洛阿尔托之间。

  开发商表示,其中规划有住房,办公室,杂货店和药房,甚至可能拥有自己的文化中心。

  与美国其他新社区的不同之处在于,WillowVillage由Facebook开发。

  WillowVillage很容易让人回想起过去的“公司城镇”。这种由公司开发的社区,既为员工提供了住所,也有助于公司密切注意所属员工。像WillowVillage这样的项目也沿袭了美国乌托邦社区的传统。

  美国历史上充满了类似概念的城镇。这些城镇的设计和建造旨在实现特定的神学世界观,有时与科技力量的信念相联系。像这些乌托邦社区一样,WillowVillage创始人希望通过重新创造社会生活来纠正想象中的社会问题。

  图示:Facebook位于硅谷的WillowVillage项目

  但是,那些早期的乌托邦式社区和公司城镇,要么是因为劳工冲突,要么由于缺乏领导力而土崩瓦解。Facebook在设计和构建社区的实验中会发生同样的事情吗?

  考虑到Facebook社交网络最近引发的争议,我们是否会希望他们控制我们的真实环境呢?

  改良人性

  社交媒体公司经常将他们的项目定位为对社会有益的项目,就好像通过工程和规划可以改良人性一样。

  Facebook公共政策经理胡安·萨拉萨尔(JuanSalazar)声称,Facebook的WillowVillage目标是“加强版社区”:“我们希望建立一种更具渗透性的关系,让我们能够更多地参与其中。公园,杂货店都是让人聚集在一起的地方,从而建立一种归属感。“

  萨拉萨尔的评论意味着,如果没有Facebook的企业工程,这些社交性空间将不会独立存在,或者至少可以通过企业干预来改善社交空间。因此,计划,政策甚至一些政府职能将转移到私人公司手中。

  Facebook在2017年提议将WillowVillage作为前门洛科技园的重建项目。这个Facebook社区最初命名为WillowCampus,将包括1500套公寓,这是对硅谷高昂生活成本的回应。2017年圣何塞地区房价中位数为112.83万美元(约合720万元人民币)。

  WillowVillage是科技公司希望建立的众多计划社区之一,主要为自己的员工提供住房。

  谷歌计划在其位于MenloPark附近山景城地块建造5000到9850套住宅。谷歌的社区也包括零售商店和娱乐设施。

图示:1894年发生的普尔曼罢工事件。当时这家铁路设备制造商削减工人工资,但却没有降低居住在公司城镇的工人租金。

  针对这些计划有很多批评。

  正如《纽约时报》报道的,WillowVillage极有可能会取代硅谷最贫穷的西班牙裔社区。

  像Facebook和谷歌这样的计划让人联想起由铁路巨头乔治·普尔曼(GeorgePullman)或巧克力大亨米尔顿·赫尔希(MiltonHer-shey)建造的城市和社区。用赫尔希的话来说,这些城市被设想为“没有贫穷,没有骚扰,没有邪恶”的社区,事实上,这些城市之中充斥着罢工,私人卫队以及工人与管理层之间的血腥冲突。类似的故事也可以发生诸如印第安纳州加里或马萨诸塞州洛厄尔等其他公司城镇。

  长期以来,硅谷一直敌视有组织的劳工行动。这导致人们担心谷歌和Facebook的新社区可能会采取历史上出现的那些措施,甚至会升级为数字监控和技术控制手段。

  加强联系能否解决问题?

  从历史上看,公司城镇从来没有实现完善社会的使命。

  然而,像许多科技公司一样,Facebook和谷歌表示他们的目的是对社会有益的。Facebook负责房地产的副总裁约翰·特南斯(JohnTenanes)告诉《纽约时报》,WillowVillage的公寓“是一个起点”。他补充说,“我希望我们能做更多。我们正在解决一个问题。”

  虽然这句话似乎无伤大雅,但它反映了批评家叶夫根尼·莫罗佐夫所(EvgenyMorozov)称的“解决主义”。

  具体而言,社交媒体公司通常将很多社会问题视为缺乏沟通,这可以通过旨在促进社交、推动相互联系的技术来解决。然而在美国历史上,人们对社会关系的态度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发生变化。

  比如在大萧条之前,许多美国人担心社会,技术和经济联系是限制个人自由的手段。直到大萧条之后,加强联系才被广泛认为是解决一系列社会问题的方法。

  但社交联系并不总是令人担忧。WillowVillage与其他更早的社区计划有相同的观点:乌托邦式的世界观是19世纪美国各地建立的无数社区和城镇的中心。这些城镇是大萧条后互通互联的先驱。

  然而这些乌托邦社区中的大多数都失败了,很少有人设法持续几年以上。一旦创始人去世,大多数社区就随之寿终正寝。没有一个权威的社会愿景,社区就会崩溃。

  因此,将社会愿景塑造成美国规划和生活方式的历史源远流长。然而,这些社区的实际存在却以斗争和冲突为特征。

  现代乌托邦社区

  从某种程度上说,通过社交媒体联系和传播个人信息是今天实现实现精神完美的方式。硅谷总想象着,通过Facebook等平台保持联系,具有内在的社会效益。

  考虑到这些愿景现在如何影响现实社区的规划,可以被认为是对公民身份的再造。

  Facebook和谷歌正在提议,偶尔也会与地方政府建立伙伴关系,从而接手许多工作。这不仅包括制定住房政策,还包括为警察提供资金。社交媒体公司正在努力扮演曾经由州和政府担任的角色。

  由之而来的问题并不是说一切都是未知的。历史上的公司城镇表明,企业自己的权力机构经常会带来一系列问题。

   

  问题在于,这种模式现在反映了硅谷流行的观点,即将科技公司视为超越政府解决社会的先行者。我们很可能会看到更多这些项目和合作关系。但是主要问题和威胁在于:公司并不见得会像政府一样负责。

相关阅读:

Facebook宣布开启2018年“同志骄傲月”庆祝活动

//pcedu.pconline.com.cn/1130/11303112.html

Facebook被曝常向苹果等设备制造商提供用户隐私

//pcedu.pconline.com.cn/1130/11301949.html

Facebook将会不再制作“临时反应”按钮了!

//pcedu.pconline.com.cn/1129/11297969.html

 

最新资讯离线随时看 聊天吐槽赢奖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