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峰离开摩拜的下午:没有欢送安静离开!

2018-05-02 10:32 出处:其他 作者:PConline 责任编辑:wuyiying1

  【PConline资讯】下楼时,几个员工向他打着招呼,“拜拜,Davis。”至少从表面上看,王晓峰没有流露出任何能表现出情绪的神情,做了18年职业经理人的他始终面带微笑。

  王晓峰离开摩拜

  4月28日下午5点17分,曼宁国际中心三楼,摩拜单车北京总部。王晓峰在三楼的卫生间里用冷水洗了好几遍脸,之后回到工位上。一位负责技术的员工过来和他聊天,王晓峰的脸上一直保持着微笑,看不出有其他任何的情绪。

  大约一个小时之前,王兴及胡玮炜发布联名内部邮件,宣布公司内部组织调整:由于个人原因,摩拜单车联合创始人王晓峰将卸任摩拜单车CEO职位,出任摩拜单车顾问。创始人胡玮炜担任CEO。

  内部邮件发出大约10分钟后,王晓峰发布了一封邮件,称过去三年一直对家人有愧疚,每年和他们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当公司走向正轨后,我觉得是时候花多些时间陪伴家人了……

  在距离美团正式收购摩拜单车25天之后,王晓峰终于离开。

  

  离开

  摩拜单车在2017年初搬至亮马河边上的曼宁国际中心,员工的工位占满了整整三层。整个办公室都装饰着摩拜橙。

  摩拜总部门前

  28日下午,大厅的沙发上不断有新人过来面试,旁边的墙上,画着摩拜的历史发展时间线,不过尚未更新上4月4日摩拜单车被美团收购的节点。

  公司一楼甲板状平台上,几名员工抱着电脑在桌椅旁交谈,一旁有两个孩子在蹦床上嬉闹。

  王晓峰及摩拜的高管团队在三楼办公,里面的会议室均以摩拜进驻的城市命名。王晓峰的工位在三楼的一个靠墙的角落,黑色短袖,蓝色牛仔裤,头发剪的短短的,工位上大大的电脑屏幕几乎快要遮住他。

  下楼时,几个员工向他打着招呼,“拜拜,Davis。”

  至少从表面上看,王晓峰没有流露出任何能表现出情绪的神情,做了18年职业经理人的他始终面带微笑。

  他在这个下午正式卸任摩拜单车CEO一职,大部分员工都感到惊讶,因为之前对此一无所知。只有一些早期员工隐隐察觉到有些异样,“要是这点东西都察觉不出来,那真是在这里白呆了两年。”2016年入职摩拜单车的员工吴昊(化名)说。

  在美团收购摩拜单车后,王兴曾公开表态,摩拜的管理团队将保持不变。但吴昊并不相信,“暂时不变的,不可能一直不变。”

  事实上,离开早已成为这里的常态。摩拜单车内部正处于激烈的变动期,“每天都有人提离职。”

  离职的高潮是刚刚过去的冬天。在经历过2017年上半年的密集融资之后,这家公司在下半年开始沉寂。第二梯队的共享单车已经开始接二连三地倒闭,投资人们在市场上鼓吹它与另一家单车巨头ofo的合并,但未能如愿。

  长时间未能完成新一轮融资,导致摩拜单车的资金压力愈发紧张。有媒体称,在美团收购摩拜之前,摩拜挪用用户押金超过60亿,拖欠供应商贷款10亿元。

  2018年初,摩拜及ofo都相继取消了月卡优惠政策,月卡恢复为20元/月,季卡恢复为60元/月。

  “从各方面都感觉到公司没钱了”,吴昊说。“前一段时间公司一直都在裁员,一线的运营人员支出是大头,几乎都被裁完了。”另一个例子来自于快递:“我们原先寄快递都是寄顺丰,后来只要不是急件,都不让寄顺丰。”

  摩拜单车的年终奖也直到今年3月23日才发放,发完年终奖后就又有一批人提离职。

  吴昊也萌生出离开的想法,但美团收购摩拜的消息打乱了他的计划。他仍在等待,“听说之前点评被美团收购了薪资好像涨了30%,但不知道我们怎么样。”

  更多的人开始担心摩拜未来的走向。4月11日,摩拜单车召开了全员大会,王兴以新任董事长的身份参加。一位摩拜员工在职场社交软件脉脉上写道:“开完会之后,大家就觉得自己吃了颗定心丸。”

  现在这颗定心丸不在了。“今天还有几个提离职的。”

  但王晓峰显然不愿多谈自己的离开,面对来访者提问,他始终面露微笑,没有回答任何问题。

  

  闭嘴

  对于这家明星创业公司来说,创始团队的话语权被严重地削弱了。媒体将美团收购摩拜视为腾讯的意志。

  在被披露的收购投票细节中,坚持反对的王晓峰是最具悲情色彩的一位。直至股东大会投票的最后环节,在明知大部分股东都已达成赞同被美团收购的意向后,他和CTO夏一平依然投了反对票。

  王晓峰曾在摩拜融资最困难时加入,当时已年满40岁的他,在此前有过18年的职业经理人生涯。摩拜是第一个让他有机会完全掌握、施展拳脚的创业公司。

  但那时资本市场并不看好这种把自行车铺满城市的故事,王晓峰最主要的任务是“找钱”。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天与王晓峰初次加入摩拜时有些类似,只不过这次结局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美好。

  在内部,王晓峰负责具体的研发、运营及市场工作,而胡玮炜则更多负责活动、品牌及海外部分。两个人看起来是截然不同的个体,胡早年做过记者,敏感,理想。在摩拜最知名的一句话是“如果失败了,就当自己做公益了”。

  后来有记者拿这句话问王晓峰,那是2016年冬天,王晓峰打着哈哈说“这不完全是公益”,“摩拜单车现在离成功还很远”,“最关键的是这个产品是对的”。

  “他好像完全不用休息,身体很好。”吴昊的记忆里,王晓峰是一个工作狂,“经常半夜两三点钟回邮件,甚至在公司发展初期时常通宵加班,困了就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眯一会儿。”

  “规则就是规则,投票就是投票,如果大家做了这个决定,希望大家不要后悔。”王晓峰在股东会投票决定被收购的最后陈词中说。

  当晚,胡玮炜发了一条朋友圈,澄清创始团队并未出局。而直到两天后,王晓峰才在微博上感慨:从宣布正式运营到收购完成,不足两年时间。时光飞逝,仿佛如昨。

  王晓峰微博截图

  这条微博下,他几乎给每一位留言支持摩拜的网友都点了赞。有网友在回复中问:怎么卖了摩拜单车啊?他回复了一个闭嘴的表情。

  似乎收购结束的那个晚上就已经预示了王晓峰与摩拜故事的结局,离开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28日下午的邮件中除了宣布王晓峰的变动,还新任命了一名公司总裁刘禹,向CEO胡玮炜汇报。邮件中称,刘禹此前曾担任过阿里巴巴旗下阿里语言总经理,并同时担任摩拜的特别顾问。

  摩拜的员工们依然对他一无所知。“之前完全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吴昊说。“看邮件说他之前担任过阿里的语言总经理,应该是在技术上有些帮助吧?”一位员工在楼下猜测。

  目前尚未清楚这位新任总裁的负责内容。而原来的CTO夏一平将担任新组建的智慧交通实验室的部门负责人,向美团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汇报。

  这个部门的作用是为城市提供智慧出行综合解决方案。在吴昊看来,夏一平似乎也离出局不远。“这明显就是下调了嘛,从一个CTO变成了一个部门负责人。”他略带不满地说。

  

  “欢送”

  28日下午5点半,摩拜单车的一名中层员工因为婚期临近,拉上另外两名员工一起,准备在一层平台上以“跳河”的方式来庆祝,平台上站满了同部门的同事,连河边也聚集了不少围观的居民。

  摩拜公司平台上员工“跳河”引众人围观

  胡玮炜在朋友圈中发了一条“跳河”的短视频,配文“我就猜,你们停不下来……”

  胡玮炜朋友圈截图

  晚上10点多,胡玮炜在朋友圈中表达了对王晓峰的感谢:

  胡玮炜朋友圈截图

  事实上,很少有员工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表露对高层人事变动的看法,即便大家私下或多或少都有谈论过王的离开。这一切好像是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就像那天收购的消息传出之后,他们一整天都在媒体的报道轰炸中度过,一会儿美团一会儿滴滴,直到最后从媒体们争相抢发的各式快讯中知道了公司最后的宿命。

  某种程度上,王晓峰扮演的角色也和摩拜单车的大多数员工类似。他虽然提前得知了这一消息,却无力改变它。

  他曾寄望于摩拜单车可以实现独立发展,甚至考虑过拿滴滴的投资。

  “坦率说如果公司独立发展有着非常大的机会,也有挑战,但是我没有办法……”王晓峰在股东会上无奈地说。

  第二天一早,王兴就来到了摩拜单车,上午找了P9以上的中层员工开全体会议,之后在一个小会议室坐了一整天,间或叫公司员工过来聊天,或者就忙着自己的事。

  王兴那天在摩拜待到很晚,直到晚上9点半仍然没有离开。在这点上王兴和王晓峰出奇地一致,但王兴的野心显然更大。

  下午的这场“跳河”活动是整整一天里曼宁国际中心唯一一个看起来热热闹闹的事件了。浩大的声势吸引了许多不明真相员工的围观,甚至被人误以为是为了欢送王晓峰的离开。

  但王晓峰一直都没有出现,这场活动的三名主角在20分钟后终于跳进河中,河边等待的同事急忙将毛巾递了上去。

  傍晚6点59分,王晓峰走出摩拜单车的大门,身上没有背包。他伸手同身边的同事告别,之后快步离开。

  几分钟后,他发了一条朋友圈,写着“陪伴是最好的爱。过去这些年一直亏欠家人太多。。。”

   

  王晓峰朋友圈截图

相关阅读:

深喉爆料:摩拜股东投资回报只有10% 略高于理财

http://pcedu.pconline.com.cn/1110/11108444.html

美团收购摩拜的真实故事 猜中了开头 没猜中结局

http://pcedu.pconline.com.cn/1109/11098966.html

摩拜单车获得2018年iF&红点两大国际设计奖!

http://pcedu.pconline.com.cn/1108/11084570.html

 

最新资讯离线随时看 聊天吐槽赢奖品